新疆喀什财政支持“四两拨千斤”调动养羊养殖

  农区畜牧业历来被认为是广大农户的小银行,喀什地区以家庭为单元的畜牧业养殖成了农户的一个重要的经济和肉食来源。
在新疆新增1000万只出栏肉羊综合生产能力建设规划的刺激下,喀什地区近几年来畜牧业的发展呈现出了一个良好的发展趋势。
为推进畜牧业的发展,喀什地区财政2013年启动了2.33亿元的专项资金,同时又拿出2000万元用于畜牧业发展的贷款贴息资金,拨款1200万元专门用于动物疫病防控工作,一系列专项资金的支持和配套政策的带动,为农区畜牧业发展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巨大效力。目前已建成的地区级畜牧业品牌8个,自治区级11个,国家级2个,强力推动了喀什地区现代畜牧业的进程。

养殖户积极参与
国家、自治区发展畜牧业的一系列利好政策和资金的支持,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农户的积极性,仅2013年到2014年喀什地区已建成的畜牧养殖企业58家,畜禽饲养量达42.11万头(只、羽)。以发展规模养殖场、大户和养殖小区、专业村为重点的叶城县,按照企业+合作社+养殖户模式,仅2014年末便建立标准化、规模化养殖合作社76个,入社成员共1293人;培育畜禽专业养殖大户19088户。
2014年入住叶城县畜牧养殖示范区的养殖大户李波告诉记者,他就是在国家利好政策和资金支持下入住了园区。在棚圈建设中,自己每平方米不仅得到了县财政400元的补助,而园区内的所有基础设施建设均是由县财政资金支持完成的。
优惠的政策吸引我投资了460多万元,在园区内建设了一座生猪养殖场。李波说,生猪存栏6000多头,还建立起了种羊培育和肉羊养殖基地,良种羊存栏1200多只。
入驻园区不仅有李波,还有叶城县洛克乡阿依买力村的农民阿布拉·瓦依,过去他主要在自己家庭院育肥羊只,但受条件限制,育肥羊生意一直做不大,还经常受到牲畜疫情的困扰。园区建好后他第一个报名入园。
2014年9月,阿布拉从尼勒克县以平均每只650元的价格,购买了450只羊在园区育肥。两个多月下来,买来时每只羊只有十三四公斤,现在达到了20多公斤。前两天就有人要以每只900元的价格收购他的羊,但他拒绝了。
为什么?
再有一个月就是春节了,那个时候羊肉的价格会更好一点。阿布拉说。
外地来的羊市场上好卖吗?
不是有这样的话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实羊也是这样的。阿布拉说,我从事十几年的育肥羊养殖,无论是从哪里来的羊,只要在这里按照当地的饲养配方养一段时间,羊的肉质和本地羊肉没有什么区别。
在良种羊培育方面,他们结合本地的实际发展种羊,引进的小尾寒羊吃的是精饲料,对饲料的要求比较高,而本地羊吃的是粗饲料,更易饲养。他们还将小尾寒羊和本地土羊杂交,想培育出既能多胎又耐粗饲料的适应本地饲养的羊。
鼓励多元化方式发展畜牧业是喀什地区畜牧业的另一个特色。记者在麦盖提县的央塔克乡团结村看到,该村在安居富民房的建设中,充分征求农户的意见,将畜牧养殖户集中建设,并为每户建设150平方米的牲畜饲养棚圈,为农户发展畜牧养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发展中凸显的问题
喀什地区畜牧业多是千家万户的养殖模式,受传统养殖观念及农牧民文化素质制约,标准化饲养规程及先进繁育技术推行缓慢,造成畜牧业生产效率偏低,特别是奶牛单产水平和肉羊繁殖率均低于全疆平均水平。加之当地舍饲圈养需大量饲草料,畜禽养殖比较收益偏低。
喀什地区农区林果业初具规模,秸秆作物的减少,导致饲草料来源也日趋紧张,当地就出现过麦草价格高于小麦的现象,而扩大饲草料地的种植又必定与常规农业种植包括林果业发生争水的矛盾。南疆是典型的绿洲农业生态类型,目前的种植业结构现状,很难调剂出大量耕地发展优质牧草和饲料种植。
据悉,喀什地区维持现有牲畜饲养量,缺口饲草料达到57万吨,草料短缺造成饲草价格上涨,其中小麦秸秆平均每公斤达到1元,较北疆地区每公斤高出0.3元,籽食玉米价格较北疆地区每公斤高出0.2元。据测算,同等养殖水平下,南疆地区每出栏一只肉羊,仅饲草料生产成本就较北疆地区高出150元左右。按照南疆地区肉羊发展规划,到2020年新增肉羊出栏近700万只,仅此一项就需新建饲草地700万亩以上。
记者在喀什地区了解到,一方面是饲草料的紧张,一方面却是养殖户不经任何处理将秸秆直接喂给牛羊,造成大量的秸秆不能充分利用。粗放式的饲养,秸秆利用率不足30%,而且还不利于牲畜的成长。牲畜养殖周转期长,牛羊出栏时达不到预期目标。
麦盖提县畜牧局长杨斌说:麦盖提县大多数农户都有家庭饲养牲畜的传统,目前绝大多数农户都是一家一户养殖牲畜,养殖户也想扩大生产,但是,在实际贷款过程中,圈舍和牲畜不能作为资产进行抵押,养殖规模小、条件差的农牧民无法从银行借贷资金扩大畜禽生产规模。
基层畜牧专业技术队伍不稳定也是影响畜牧业发展的一个因素,乡镇村基层畜牧兽医技术人员短缺,已成为制约畜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
因编制、待遇等原因,基层村级动物防疫员、育种员和草原管护员等专业技术人员流失严重,受学历等条件限制,有意从事畜牧业工作的人员难以进入,导致想干的进不来、进来的留不住,基层技术人员队伍不稳定。另外,由于喀什地区畜牧产业化龙头企业少,缺乏农村合作经济组织的有效推动,虽然成立了多个农民专业合作社,但真正发挥作用和效益的不多。
破解难题的思路
为了突破饲草料制约的瓶颈,自治区畜牧厅提出依托南疆地区山区控制性水库建设、节水灌溉工程建设和种植业结构调整,争取在南疆地区新增1500万亩饲草播种面积建设,提高饲草机械化收割、打储比例,推广饲草秸秆加工粉碎、三贮一化、秸秆颗粒配合饲喂技术,提高饲草加工利用率。
在重点支持南疆地区肉羊繁育体系建设中,自治区畜牧厅提出对南疆地区扩建地州级肉羊原种场、新建县(市)原种场(扩繁场)和乡镇级扩繁场,按照每场分别给予500万元、400万元和150万元标准给予建设补助,5年内完成建设10个地州级肉羊原种场、30个县(市)肉羊原种场(扩繁场)和100个乡(镇)级肉羊扩繁场,对南疆地区肉羊育种核心群母羊,按照每年每只100元标准给予饲养补贴,年补贴5万只。
记者从喀什各县市畜牧局了解到,解决改革农户小额信贷管理模式,使其逐步适应畜牧业发展需求。贷款额度低、期限短、利率高是直接影响畜牧业发展的主要问题。建议协调解决扶持畜牧业贷款,以牲畜养殖周期为依据,延长畜牧业贷款的周期,对养殖专业户,增大贷款额度,以满足养殖户对资金的需求。
鼓励和扶持畜牧业龙头企业建设,构建现代畜牧业发展的框架。龙头企业是畜牧业快速发展的催化剂,它不仅可以促进农民养畜的积极性,而且各种养殖小区会应运而生,养殖户的收入也会大幅度提高。建议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从资金、土地使用、项目审批、技术服务等方面,鼓励本地或外地企业家投资建厂,促进畜牧业产、供、销一体化的发展。真正激发广大基层农牧民发展畜牧业的积极性,并利用奖励机制引导相关企业和个人投资发展畜牧业,拓宽畜牧业资金来源渠道,扩大畜牧业生产规模。
农区畜牧业历来被认为是广大农户的小银行,喀什地区以家庭为单元的畜牧业养殖成了农户的一个重要的经济和肉食来源。
在新疆新增1000万只出栏肉羊综合生产能力建设规划的刺激下,喀什地区近几年来畜牧业的发展呈现出了一个良好的发展趋势。
为推进畜牧业的发展,喀什地区财政2013年启动了2.33亿元的专项资金,同时又拿出2000万元用于畜牧业发展的贷款贴息资金,拨款1200万元专门用于动物疫病防控工作,一系列专项资金的支持和配套政策的带动,为农区畜牧业发展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巨大效力。目前已建成的地区级畜牧业品牌8个,自治区级11个,国家级2个,强力推动了喀什地区现代畜牧业的进程。
 

本文由养羊资料_专业养羊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养羊网发布于行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新疆喀什财政支持“四两拨千斤”调动养羊养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