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精准扶贫阿克苏柯坪县“湖羊”产业

  2016年3月的阿克苏地区,沙尘暴例行造访,漫天扬沙吹得人们纷纷封住了口鼻。而柯坪县盖孜力克镇库木力村3小队的卡米力·卡德尔不停吃土也无法忍住开口而笑,因为他家有喜事——柯坪县湖州援疆指挥部给的4只湖羊种羊,其中一只母羊产了2个羊娃子。以前养的羊向来都是单胎单羔,指挥部给的羊居然一胎能生2个蛋,这是卡德尔几十年的养羊史从未见过的。这让这个家里没地、3个孩子嗷嗷待哺的贫困户主人多年愁容惨淡的脸上绽开了久违的笑容。听说,只要养殖合理,这羊今年还能再生一次羊娃子,4只羊一年能为家庭增加1、2千收入,卡德尔炯炯的眼神里亮起了希望。
浙江省援疆指挥部对口支援的阿克苏地区是欠发达地区,包括2个国家级贫困县,位于阿克苏最西端、总人口5.5万人的小县柯坪就是其中之一。柯坪县天然缺水,土地较少,发展林果业很困难。为了精准帮助当地农民脱贫致富,2014年起,在浙江省援疆指挥部的支持帮助下,湖州市援疆指挥部先后分两批把多胎多羔属性的1600只湖羊跋涉万里从浙江湖州运送到南疆柯坪县,创造了万里运输零死亡和到柯安全度过应激期零死亡两项奇迹,使得一代援疆湖羊顺利落户柯坪湖羊种羊繁育基地。目前,通过第一批湖羊自繁和再引进一部分纯种湖羊,推广到各乡级养殖基地,进行杂交改良,产生的杂交二代推广到农户中进行育肥,上市销售,湖羊扶贫项目已建立企业+基地+农户的产业化模式。去年下半年已经有350只湖羊推广到两个养殖合作社进行养殖,160只二代湖羊发放到盖孜力克镇库木力村、帕松村两村40户贫困户手中。
2016年,柯坪湖羊的产业化链还在壮大、延伸:新一批湖羊还将进入柯坪县;柯坪羊肉品牌得到了国家质检总局受理及公示,招商引资小分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品牌宣传、引进龙头养殖企业;集屠宰、分割、包装、销售为一体的羊肉深加工场正在新建;动物防疫体系也在不断完善……而柯坪县畜牧兽医局局长谢定元最近过了把红人瘾,看到第一批40户示范户尝到了甜头,不少农户纷纷找上门来,围追堵截,希望今年能够领上指挥部发放的湖羊进行育肥——这脱贫致富的大好机会岂能放过?
为什么是湖羊?
地处偏僻、缺地少水是柯坪县多年来无法摆脱贫困帽子的主要原因。林果业无法发展,交通不便基础设施薄弱使得招商引资困难,如何让这个贫瘠偏远的小县城的百姓脱贫致富,成了当地政府头疼的难题。在经过反复的研究论证后,2013年底,湖州市对口柯坪援疆指挥部提出,在柯坪以建设湖羊繁育基地为基础,构建一个畜牧产业园和两个繁育小区即一园两区,发展优质湖羊纯种繁育为突破口,通过规模化养殖和组织化推广,推进畜牧产业发展,拉动劳动力就业,促进农牧民增收。
柯坪本身是个牧区,自古以来游牧放牧比较多。‘柯坪羊肉’享有新疆最美的味道的美誉,以其肉美、口感好而闻名全疆。不过,柯坪的羊数量跟不上需求——国家为了生态,对牧场进行保护,草场受到了限制。因此,要扩群就要发展农区畜牧业,而规模化的畜牧业发展,必须有好的品种。本地的羊都是单胎单羔品种,一年只生一胎,一胎只生一只,难以形成规模效应。我们把湖州多胎、多羔的湖羊引入柯坪,正好切合到农民的所需。湖州市援疆指挥部副指挥长金宁介绍,一年一胎,一胎一羔的本地羊,农民的成本很大,一年下来没有多少利润。只有引进多胎多羔的羊,农民才能有更好的效益。我们做的事,就是把浙江很好的品种,引过来,让它们适应当地的环境和气候,繁育出来的下一代,提供给农民。农民通过和自己的公羊杂交,产出耐粗饲的多胎小羊,让百姓增收。湖州市援疆指挥部副指挥长徐建学说。
引进多胎多羔的羊来扩群,养殖大户阿卜杜·买拉提不是没有想过。买拉提生于养羊世家,祖上养了几辈子的羊,到了他这一代,买拉提开始动脑筋扩群。2000年初买拉提就开始全国范围地跑,寻找多胎多羔品种代替本地羊。据悉,除了湖羊,山东的小尾寒羊、洼地绵阳、波尔山羊都是具备多胎多羔的羊。买拉提曾引进过山东的小尾寒羊,那是柯坪县第一次出现山东羊,不过,买拉提却只养了一年就放弃了。小尾寒羊个体比较大,我们养羊重点要长肉,但是它重点长个子,出肉率低。买拉提摊摊手,无奈地说。
除了买拉提,还有不少柯坪的养殖大户也曾全国范围地引羊,五花八门地引,但因为很多环节没有留意,几乎都不是很成功。柯坪县畜牧兽医局局长谢定元介绍,曾有合作社也引入过湖羊,但引的时间在冬季的11月。羊在路途上感冒,加上引的羊都是怀孕羊,长距离路途产生碰撞和应激反应,造成大量的流产,难产。
以前的引羊行为几乎都没有成功的先例,那么,相隔万里的湖羊能不能安全引入柯坪?到达后能不能适应新疆的气候?肉质口感会不会有变化?一连串的问题抛向湖州指挥部。
对此,湖州指挥部进行了长达一年的大量调研和论证,反复咨询专家,各地学习,两地畜牧兽医局多次对接,完善落实种羊调运方案。终于在2014年的秋季,开启了大规模的引羊行动。
谢定元清晰地记得,引羊时间是在2014年9月21日,1600只湖羊分两批引入,10月1日全部到达。选定9月份引羊,是因为新疆气候相对凉爽,和浙江气候相差不是很大。加上秋季的草料比较充足,所以9-10月是引羊的最好时节。为了安全引羊,湖州指挥部做了大量的措施,包括用能够加水加草的专业车辆运输,避免羊群因为饿肚子而产生大的应激反应;车辆空间合理设计,太挤了羊不好休息,太空了急刹车容易踩踏;精心挑选的湖羊,都是6-8个月、35公斤左右没有怀孕的小母羊,因为3天4夜的路途,怀孕羊容易途中流产;引羊过程中做了所有的前期检疫防疫。起运前,打了胸膜肺炎的防疫针;此外,押运的人员是柯坪专业的技术人员,提前去湖州种羊场学习了2个月,了解湖羊的生活习性、饲料配选情况等;柯坪的接收公司也做好了充分准备,管理工人、场地安排、饲料储备、人员培训等等。工人们也掌握了基本业务能力,饲料储备充足,相关措施也基本到位……
在湖州指挥部力求万无一失的充分考证和准备下,1600只湖羊1只未死,一只未病,安全地到达了柯坪,实现了押运万里路上零死亡、隔离期未发现病羊的奇迹。
怎么帮助农民增收?
援疆的湖羊来到了柯坪,怎样才能更有效率地帮助当地百姓增收呢?
湖羊的养殖条件比较高,刚来柯坪,不一定服水土,一般的农户饲养水平和经验怕是不够。援疆指挥部没有马上把湖羊发放给农户,而是招商引资了一家有经验的种羊养殖公司:新疆柯坪喜羊羊农牧科技有限公司,由公司先行集体化科学化地养殖。
2014年10月1日,1600只湖羊全部到养殖场。在适应了当地环境一个半月后,湖羊们开始配种。怀孕5个月后,即第二年的3、4月,大量的疆二代湖羊宝宝出生了!其中生2个的占80%,3个的10%,1个的10%,第一胎平均采羔率达到1.72,相当于浙江当地繁育的同等水平!
湖羊有多胎基因,但是生长速度慢,比较娇气,耐粗饲不够。新疆柯坪喜羊羊农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贾镇告诉记者,为了增加湖羊的耐粗饲性,湖州援疆指挥部和当地政府又帮助喜羊羊公司从澳大利亚引进了包括彪悍狂放的杜泊羊在内的几十只公羊。这些威武的公羊和温柔的湖羊杂交后,下一代的小羊不仅耐粗饲增强了,生长速度还很快,一个半月的小羔就达到了19公斤。2个月断奶,2个半月到3个月达到30公斤,直接就可以进入市场销售了。杂交后的小羊生产速度快,吃同样的东西,长加倍的肉,大大节省了成本。贾镇说。
二代种羊养到7、8个月大时,援疆指挥部与县畜牧局选取了350只分别给了柯坪当地的两家合作社,由他们作为示范大户先行饲养。示范点与县畜牧科技公司建立湖羊租赁养殖协作关系,为乡镇标准化养殖小区扩大湖羊养殖规模积累有益经验。
第一眼看到湖羊的时候,我的眼前一亮,样子很漂亮,又白又胖,卖相好看。柯坪县凯旋肉羊繁育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阿卜杜·买拉提不仅仅是外貌协会,作为商人,他也爱算账:湖羊的尾巴很小,不像我们本地的多浪羊,尾巴很大。尾巴里都是油,而这尾巴油的用途很窄,只能做包子,所以外地的客人看到尾巴大的羊,本来能卖20元的会被砍到16元,而像湖羊尾巴这么小,能提价到21,22元。同样作为小尾巴外地羊,以前我们引的山东小尾寒羊,一天吃3元钱,而湖羊每天只吃2块多,饲养成本大大地降低了。由于湖羊多胎多羔的属性,我们已经以前出栏5000只一年,进入合作社养湖羊后,现在可以10000只以上。买拉提兴奋地说:现在我们都很有信心,很高兴。明年准备把本地的羊处理掉,只养湖羊。
除了与合作社合作,大户示范带动农户。湖州援疆指挥部还将160只疆二代羊每户4只免费送给40户有当地贫困户,一作为扶贫,二作为农户示范和积累经验。助推农牧民接受并熟悉湖羊新品种,充分利用湖羊的多胎多羔性开展高效益的畜牧养殖。
今后,援疆指挥部还计划从公司繁殖、基地(合作社)杂交,发展到农户育肥,即把公羊发放给农户育肥,增重的重量就是农户的收益,以此来帮助农牧民增收。
你的遗愿正在实现
如今,在喜羊羊公司和合作社,已经可以看到很多可爱的疆三代小羊了,它们一会悠闲地晒着太阳,一会又兴奋地跑到饲料槽争食,俨然一副土地主的幸福生活。
而这副场景,却让前来调研视察的浙江省援疆指挥部指挥长徐纪平鼻子发酸,无限感慨:群超的遗愿终于实现了,倘若他泉下有知,也能无憾了。
在场的干部领导无不一怔,沉默不语,眼角泛泪。
徐纪平口中亲切的群超,正是原湖州市援疆指挥部指挥长黄群超。2015年8月11日22时20分,因长期坚守在援疆工作一线,积劳成疾,黄群超在离家万里之外的柯坪突发心脏病,骤然倒下,生命定格在了47岁。生前,认识他的所有人都知道湖羊是他的宝贝,从湖羊进疆的提议提出,到课题的论证、整个湖羊扶贫规划的设计、引羊的点点滴滴环节等,都是由他一手操持,为之付出了极大的心血。
为了羊能不能适应新疆的水土问题,黄指挥长可以说是跑断了腿,不论是当地的土专家、后方专家,自治区畜牧厅的领导等等,他都一一咨询请教;湖州和乌鲁木齐的湖羊养殖场,他也多次去学习经验。甚至买了一系列湖羊养殖技术的书,自己专研学习,半年下来,都成了湖羊专家了。谢定元回忆道:就是在他反复的接洽,周全谋划下,所有人都被他的认真,执着感动,也更加坚定了信心。柯坪县委政府非常重视,让他分管当地的农口,就因为湖羊产业。他也是全阿克苏地区唯一一个还兼管农口的市指挥长。在黄指挥长的主导下,我们于2014年确定了柯坪县畜牧业5年主导规划。这里面大到中央的政策、繁育体系的建设,公司,合作社的如何发展,小到饲草料的保障,毛皮、肠衣的加工,沼气的利用等等,事无巨细,一步一步怎么发展都由黄指挥长亲自主笔,亲自修改。最后确定了具体怎么操作,整个班子从上到下形成了共识。
黄指挥当年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小谢同志,我们干这件事情,只许成功,不能失败。谢定元还记得,在引羊的前期准备工作中,黄群超总是冷不丁地拿引羊的具体环节考问他,做什么能减少应激反应,几个月的羊合适等等。黄指挥说,任何一个小细节做不好都会失败,所以他把方方面面都做到了。
2015年3月,湖羊第一次产羔。当地10点上班,黄群超7点不到就兴奋地拿着相机到繁育基地去看采羔过程,从早待到晚,平时只要没其他事,隔三差五就要去一趟,了解小羊的情况,看会出现什么问题。黄指挥很操心,非常有责任心,去年4,5月,羊出现肺炎的情况,黄指挥专门联系他的母校浙江农林大学,找了内蒙的专家过来给我们传授技术知识,防病管理。贾镇说。
黄指挥过世后,我对自己暗下决心,必须把事干好。事情如果半途而废,我对不起黄指挥长的一片真心痴情。在养殖基地,谢定元怔怔地看着第三代活泼地小羊羔子撒欢,突然冒出一句:如果黄指挥还在,一定会开怀地大笑,按下快门。(浙江省援疆指挥部供稿 作者钟卉)

本文由养羊资料_专业养羊技术,灾病防治_富农养羊网发布于疾病防治,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精准扶贫阿克苏柯坪县“湖羊”产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